新華網貴州頻道
貴州頻道 返回首頁
>>正文

一個月“跑”完兩個長征:老乘警的“新速度”

2019-09-21 17:29:46  來源: 貴陽鐵路公安處

  “距離退休還剩74天,努力完成第21次跑車任務!”

  9月20日6時20分,手機鬧鐘鈴聲一響,李松便準時起床,熟練地在“備忘錄”里輸入自己的倒計時。對于一名即將年滿60歲的老同志來說,智能手機用得很“溜”。

  李松,是貴陽鐵路公安處一名基層派出所民警,由于工作需要,從今年6月初開始抽調參加列車值乘任務。

  李松,是貴陽鐵路公安處都勻車站派出所的一名普通基層民警。入警以來,老李一直干的是線路治安工作,從徒步巡線排查隱患到進村入寨開展宣傳,他和居住在鐵路沿線的老百姓打了整整36年交道。

  今年6月初,為全面提升旅客的安全感和滿意度,鐵路公安機關做出了所有高鐵動車和普速列車都上警值乘的部署。面對警力缺口,一大批干部民警迅速從機關科室、直屬支隊和派出所抽調,充實到列車值乘崗位。“我當了一輩子鐵路警察,要是不去跑幾趟車,就太遺憾了!”對于僅剩7個月就要退休的李松來說,這是挑戰,更是機遇。隨后,在派出所抽調人員的報名表上,他的名字排在了第一個。

  每次發車前,老李都提前趕到站臺,聯合列車長對車廂內的消防設備再巡檢一遍。

  到乘警支隊正式報到后,老李主動要求擔當管內天數最多、線路最長的“廣州車”值乘任務。由于“套跑”,這趟動車每次從貴陽出發前往廣州,之后在廣州和重慶間來回,最后回到貴陽已經是4天之后。對于家住都勻的老李來說,他在每次任務前一天從家里趕到貴陽,在乘警支隊駐北站指揮室的間休鋪休息一晚。

  每隔一段時間,他都要逐節車廂開展巡視檢查,及時排除各類安全隱患。

  早上7時40分,李松準時到派班室,領取工作提示、佩戴單警裝備、填寫乘務報告、“釘釘”簽到打卡……出乘手續一切辦理妥當后,他又抓緊趕往站臺,聯合列車長對D2807次動車車廂內的消防設備再巡檢一遍。

  8時40分,發車不到10分鐘,老李就在3號車廂中部一個座位后的小桌板上發現一包已經開封的香煙:“小兄弟,收起來,車上想抽煙沒有客氣可講!”他快步過去,耐心地講解了前幾天查獲一名吸煙乘客并移交桂林西站派出所處理的例子。

  整理旅客擺放不穩的行李,防止列車晃動時掉落傷及下方乘客。

  “車上的工作沒有過多的技巧,關鍵就是心要細。”談起3個多月來的值乘經歷,老李總結了自己的一套經驗。有一次,列車終到廣州南站,準備退乘時,他接到一名從北京來旅游的大姐求助,稱自己一枚價值4000元的玉石吊墜弄丟了,他又返回車廂,最終在座椅間的縫隙里找到。后來,每次列車快要到站,他都在車門前對準備下車的旅客多提醒幾句。又一次,列車運行至綦江站時,一名旅客發現自己剛花6000元買的手機不見蹤影,他立即開展工作,最終查實并追回了那臺已經被人撿走帶下車的新手機,后來,他每隔一小時就要將全列巡視一遍,反復提醒旅客注意隨身財物的安全。

  10時13分,列車準時停靠從江站。這里,是鐵路管轄交界口,乘降旅客較多。老李走上站臺,與車站客運員交流了幾句,了解當日的客流情況,引導旅客及時上車。

  一個小時后,列車廣播再次響起,提示五通站下車旅客做好準備。他走下車廂,如年輕人一般在站臺上“打卡”、拍下一張站牌照片,隨即通過微信給女兒發過去、報一聲平安。

  列車停靠五通站時,老李下車“打卡”站牌,給女兒發過去、報一聲平安。

  稍作調整,老李再回頭望向遠處綿延的大山時,感慨良多——

  1983年,他退伍轉業參加工作,分配到位于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黃平縣谷隴鎮境內的一個四等鐵路小站駐站。那時,大山里還沒有通電,每次去沿線老鄉家走訪,都要趕在天黑前回來。1994年,他調任玉屏車站派出所。作為當時貴州省內春運第二大客運站,容量僅700人的候車室每天需要接待將近2萬名從銅仁、黔東南、懷化等地趕來乘車的旅客,人山人海的站區,治安維序也是一個巨大挑戰。2001年調任都勻后,他帶領民警徒步從龍里走到麻尾站排查線路安全隱患,每一根鐵軌都留下了足跡。時光匆匆,當身上的制服已經換了好幾個樣式、他也臨近退休時,恰好趕上國家鐵路建設的飛速發展,快節奏的高鐵運輸跑出了新時代的幸福感……

老李和列車長會對當天的乘務工作情況進行匯總記錄。

  “每次從出去到回來,我跟著車就跑了4136公里,一個月出乘6次,算起來就是24800多公里,相當于走了2個長征!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

  從在線路旁守護“綠皮車”到在車廂里護航“和諧號”,從天南地北遙遙相望到一個個鐵路交通圈的形成,老李在崗位上實實在在感受著中國速度,也期待著用自己的“最后一班崗”為從警歲月畫上一個圓滿的句號。(許璇 文威)

[責任編輯: 吳雨]

相關閱讀

01007018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22951